魏建国  >>  正文
魏建国:高水平对外开放的三个标志
魏建国
2022年10月26日

中国共产党二十大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指出,“坚持高水平对外开放”,“构建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基本形成”。

对于报告多处强调的“高水平”,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高水平”的含义有三个层面。首先,必须有一个有为的政府和有效的市场完美高效更好的结合;其次是构建一个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的体制和机制;第三是目标优化,分工合理,高效协同,建立起全面的宏观经济治理体系。

“构建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就要把这三个突出的标志明确,最终它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需要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提供一个新的动力。”他说。

此外,报告还提到,稳步扩大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这也是“制度型开放”首次被写入党代会报告。

魏建国表示,制度型开放需要强调两点,一是稳步扩大规则、规制、管理、标准,讲通俗点,就是从规则、规制、管理、标准中要红利;二是维护多元稳定的国际经济格局和经贸关系。

“在当前国际上一些不确定因素增加的情况下,应该做到应变局、育先机、开新局,而制度型开放正是一个切入口,也是关键的一步。”他说。

报告多处提到“高水平”,比如“构建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基本形成”。在您看来,什么是“高水平”?

魏建国:高水平的含义应该有三个层面。首先,必须有一个有为的政府和有效的市场完美高效更好的结合,这个是高水平的一个标志。

其次,是构建一个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的体制和机制。当前,全球还没有一个包括土地、资本、技术、人才以及信息完全高效的最佳的配置,就是达到最小的投入,最高的产出。这种机制应该说全球现在还没有,美国、欧洲、日本、韩国都没有,全球只有中国做到了这一点,所以应该把它看作是一个非常高的水平。

第三,我认为当前一定要目标优化,分工合理,高效协同,建设整体全面的宏观经济治理体系,进行一个更高水平的体系建设。

构建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就要把这三个突出的标志明确,最终它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需要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提供一个新的动力。

报告提出“稳步扩大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这也是“制度型开放”首次被写入党代会报告。怎么理解这一变化?怎样做好制度型开放?

魏建国:过去40年的改革,基本上简单容易的都改完了,下一步改的东西比较艰巨。也就是说,肉吃完了,汤也喝完了,剩下的骨头还是硬骨头,所以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坚定的思想概念,当前改革要不停顿,开放要不止步。因为改革就是一场革命,改的就是体制机制,革的就是既得利益。

那么,怎么样才能做好下一步的制度型开放,我认为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重点放在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和协调性上。把改革的广度不断拓展,深度不断开拓,使得制度型改革发挥更多的优势。比如,像深圳的制度型改革、上海自贸区实行的先行先试,还有一些其他地方,如粤港澳大湾区等等,都在摸索着系统性、整体性、协调性,拓展我们改革的深度和广度。

第二,制度型开放应该强调两点,一个是稳步扩大规则、规制、管理、标准,讲通俗点,就是从规则规制管理标准中要红利;二是维护多元稳定的国际经济格局和经贸关系,这个也是很重要的。很多人问我什么叫做规制?规制我认为,就是政府出台的一系列规定,它是限制规则,也就是国家的一些制度。

第三,不搞单边推进,也不搞零敲碎打,而是整体全面地推进制度型开放。在当前国际上一些不确定因素增加的情况下,做到应变局、育先机、开新局,在这个情况下面,制度型开放是我们的一个切入口,也是关键的一步。

报告提到,“推动货物贸易优化升级,创新服务贸易发展机制,发展数字贸易,加快建设贸易强国”。我们已经是全球第一大贸易国,从大到强需要有哪些突破?

魏建国:建设贸易强国不仅是建立双循环格局以国内大市场为主的需要,也是应对国际上疫情过后很多不确定、不稳定因素的需要。

所以建设贸易强国,首先要把站位提高,有什么样的站位才有什么样的认识,有什么样的认识才有什么样的行动,有什么样的行动才有什么样的结果,不是说可有可无,而是必须要建成贸易强国。强国的标志就是中国的贸易商品、进出口结构、中国在全球贸易价值链所处的地位都要从中低端向中高端发展,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们向科技发展,要有自主的品牌,要有我们自主的市场。

第二,要实现从贸易大国走向贸易强国之路,我们必须要充分考虑数字经济方面的发展,以数字化为“武器”朝智能城市、智能物流、数字物流、机器人、云计算、新材料、新工艺这些方面发展。

也就是说,不能仅仅满足于过去的传统贸易和投资,还应该发展到科技、教育、健康、旅游、文化、体育,在各个领域里面都形成自己的中国特色,具有自己的品牌,自己的高端产品。

我们是有这个基础的,目前中国有全球最完备的工业部门和工业体系,又有供应链产业链无缝对接的最完整的工业门类。能满足这些大批量多品种订单需求的,只有中国才能做到。

从贸易大国走向贸易强国,我们应该充满信心,不仅外贸企业要行动,政府也要行动,更重要的是中间机构包括生产企业也要行动。实现贸易强国的目标,不单单靠外贸企业,而是需要整个社会各方面共同的努力。

第三也是最关键的,就是作为贸易强国来讲,一定要做好各类生产要素包括土地、资本、技术、人才、信息等等的最佳配置,也就是以供给侧改革为主,来抓外贸大国走向强国这条路。

在全生产要素做到最佳配置的时候,贸易强国自然而然就形成了,这样人家都愿意到你这儿来投资。因为资本在这不断地增加,收益不断地增加,更重要的是有一个全球独一无二的市场,现在中国的中产阶级是4亿人,未来是7亿人,生产消费品和生活消费品都有着巨大的市场。

二十大报告多次提到“安全”,比如“着力提升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和安全水平”,“全方位夯实粮食安全根基”,“推进国家安全体系和能力现代化”。为何报告如此强调“安全”?

魏建国:当前我们必须要明白,安全发展是我们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前提和保障,也是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特别是走向中国式现代化必须坚持的总体国家安全观。

我们要把它分为两种,一种就是传统的安全,还有一种是非传统的安全。首先,我们应该提高站位,把安全发展贯穿到各个领域和我们经济建设的全过程。

第二,在当前复杂的环境中,不仅要维护国家的安全,还要更加重视粮食、资源、土地、能源的安全,着力提升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和安全水平。

第三,在当前我们还要加强风险的预警,特别是对保险、金融、财政领域里面的风险防控,加大防控的机制和能力的建设,有效的应对和化解重点领域里面的风险。只有时刻拉响安全这个警报,我们才能够看清在当前整个疫情防控以及全球经济衰退的情况下,安全是尤为重要的,尤为要值得防范。这一点我觉得应该提到比任何时候都要重要的地步,所以当前的安全形势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责任编辑:吕佳珊】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